北京快三app

愛書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美女總裁的貼心兵王 > 第225夸5章 夸父

第225夸5章 夸父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<co><h1>第2255章 夸父</h1>

    千年之前,夸父族依附于姜姓神農氏的大部落下面,由于他族人人高大,戰斗力驚人,所以名聲很大。但名聲大在很多時候并不是好事,尤其是戰爭時期。

    一任任炎帝上位退位,最后一任炎帝繼位了。

    這是也是除了第一任炎帝之外,名聲最大的一位炎帝,因為他遇到了旗鼓相當的對手——同樣為大部落的姬姓軒轅氏。

    天下沒有長盛的部落,每個時代都有英雄崛起,勝者敗者在歷史的舞臺上你方演罷,我方登場。

    在黃帝的統帥下,軒轅氏崛起,刺激到了神農氏的絕對統帥地位,于是戰爭開始了。

    一直依附在炎帝部落下面的夸父氏族因為身材高大,戰斗力卓越,被蚩尤派上前線與敵人作戰。

    夸父氏族的族人果然勇猛,第一戰便將黃帝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,但這也引發了黃帝的怒火。

    黃帝招來金烏,熾烈的火焰灼燒著每個夸父族人。作為領袖的夸父怒了,他手持桃木杖,舉頭迎擊金烏。

    這場追逐戰足足持續了數月,夸父族的神速比不過金烏,最終體力耗盡,被金烏封印在靈湖池。桃木杖則化為桃木林,守護在夸父身邊。

    時過境遷,在沈牧將刑天封印的時候,夸父驟然清醒,沒有人告訴他,但他知道,神農氏敗了,戰神刑天再度被封印,而他將是下一位。

    夸父打了一輩子仗,他累了,本想就此沉眠,不再理會世間的種種。但一個神奇的存在出現了,他自由出入與陣法之內,蠱惑著夸父。

    雙方最終達成了交易。

    神秘人幫助夸父出世,而夸父出世后為神秘人做事。

    但金烏陣法太過強大,沒有傳說中的不動明王,不可能破開。所以神秘人教給夸父靈識出竅之法,用來避開陣法。

    這種辦法需要舍棄肉身,而且準備的時間漫長,所以神秘人為了給夸父爭取時間,悍然發動長達兩天兩夜的進攻。肉與肉的廝殺震驚了全世界,也將那個人的名聲傳播的更廣了。

    有神秘人的幫助,夸父終于出世了,雖然只是靈識,但夸父已經很滿足了。

    他根據黑霧的指示,突然襲擊龍虎山,搶走了一部分刑天的肉身。

    同為魔神,夸父和刑天本就是戰友,而且兩個部落都是一樣的強大。

    但盡管如此,夸父為了降服刑天的肉身,耗盡了大量的精力——這位刑天氏族最后的族長和其他刑天氏族的族人不一樣了,他擁有不滅身,足以匹敵無上神靈,夸父降服刑天的肉身后,戰斗力恢復了一些。

    此時,戰爭城市和黑暗教廷打的如火如荼,但夸父并不想去理會他們,他打得仗太多了,想歇一歇。

    于是夸父進了山中,遇到了被人販子拐進山中的女孩。

    或許是女孩的哭聲,或許是心里隱藏的最后一絲柔軟,夸父出手殺掉了所有的人販子和出錢購買女孩的一家,隨后帶著女孩,漫無目的在華夏四處行走,看著各種各樣他沒有見過的東西,增長了見識。

    一個披頭散發的男人,一個衣著邋遢的女孩,一大一小,一前一后。見識到了人間繁華,也見識到了風暴狂沙,終于離開了燥熱干燥的甘肅,來到了華夏面積最大,也是最邊陲的省份,西域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,這里只是一片荒蕪人煙的險地,但數千年之后,這里已經成為人來人往,擠擠攘攘的大都市。無數外來居民來到西域,充實著這里的人口,貢獻著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    夸父一步一個腳印,終于進入了西域的地界,他不知道為什么要來這里,但他感覺,這里隱隱有什么東西在召喚他。

    女孩默默地跟在夸父身后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夸父走她就走,夸父吃她就吃,兩人吃住一般。

    數千里下來,女孩竟然一聲抱怨都沒有,甚至趕上了夸父的步子。

    進入西域地界,夸父轉身看著女孩,被風塵覆蓋的臉上終于露出了點笑意,女孩第一次看到夸父咧嘴笑,愣了一下,也嘿嘿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,一老一少,站在荒漠的土地上開懷大笑。

    夸父蹲到地上,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女孩一臉歡喜,一溜煙跑到夸父的肩膀上坐下。

    等女孩坐好了,他縱身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個子很高,完全的身體超過四米,但為了不驚世駭俗,他縮小了自己的身體,但也有一米九朵,女孩坐在他身上,好奇的看著不一樣的視野,無比歡喜。

    夸父摸摸女孩的小腳,本來女孩穿著一雙鵝黃色的帆布鞋,后來黃顏色消失,成了灰鞋子,后來變成了沒有底的鞋,再后來,女孩和夸父一樣,也赤腳走著。

    女孩不知道,數千里路,每時每刻,夸父都用自己的靈氣包括著她的小腳,不讓她的腳地磨損,她才能跟上夸父的腳步。

    小家伙坐在夸父的肩膀上,穩穩妥妥。夸父帶著女孩從云貴出發,繞了一個大圈,路過張掖,酒泉,按照西北方向直行,先到了西域的哈密。

    西域地廣人稀,而且多山,夸父避開人,帶著女孩一路到了哈密市中心。

    進了市中心,夸父沒有再避開人,他要找一個地方洗一洗身上的風塵,再打扮打扮身上的女孩。

    哈密位于西域東部,是西域通往內地的重要通道,古時更是絲綢之路的咽喉要道,有‘西域襟喉,中華拱衛’和‘西域門戶’之稱。

    這里地域遼闊,但人口稀少,加起來不過七十萬人口。人口雖少,但城市化程度頗高。

    夸父一身乞丐裝,卻又身材高大,氣質不凡,同時帶著一個同樣是乞丐裝的小乞丐,剛出現便引起了路人的圍觀和好奇,有好心人看孩子小,主動給夸父錢財,讓他先照顧好孩子。

    夸父知道那幾張紅票子是錢幣,他沒有拒絕,也沒有接受,只是扛著女孩徑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人高馬大,頭發披散下來,遮住了半張臉,露出來的臉也是黑漆漆,臟兮兮。

    一般人看著心中生畏,見他不理會,便訕訕的讓了道,任由夸父離去。

    夸父踏步走在前面,女孩一轉臉,笑嘻嘻的說:“謝謝叔叔。”

    女孩聲音清脆委婉,如黃鸝般好聽。可偏偏臉上臟兮兮的,但笑起來卻是一排潔白的牙齒,和臟兮兮的小臉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好心的路人一愣,再一眨眼,剛才還在眼前的組合已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圍觀的眾人都看到了這匪夷所思的畫面,齊齊一愣,頓時跪下來磕頭。

    妖怪和修行人的存在雖然早已公布,而且一些有名的修行人也被報道出來,但親眼見到修行人,民眾們還是紛紛跪下磕頭。

    夸父修為高絕,只是輕輕一閃身便離開了凡人們的視線,下一步便跨到了澡堂中。

    他也不管水溫是否適合女孩,直接將她扔到水中,隨后他也踏進浴池,一大一小躺在浴池的兩邊,各自相安無話。

    時間過得很快,也或者過的很快,浴池內不知什么時候多了第三道人影,他躺在浴池的側面,夸父和女孩的中間,也是一樣披散著頭發,但臉上是和善的笑意。</co>

    本書來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