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app

愛書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桃運仕途:我的美女領導 > 第二 千三百四十二章 舊賬

第二 千三百四十二章 舊賬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林建政這個人的本質是自私的,甚至說是冷血的。品書 即便是面對所深愛的葉霜,他為了保護自己,也依舊是選擇了拋棄,更何況是對杜曉了。

    當然林建政并非沒有良知,只是良知與自身利益發生碰撞時,他選擇的是后者。而林建政這樣的人,其實也是皆是的。

    凌正道正在通過杜曉,了解當下長興集團存在的困難,作為長興集團的d委書記,一把手領導,林建政卻漫無目的地走在海市的繁華街頭。

    其實凌正道說的很有道理,長興集團的死活其實并不會對林建政造成太大影響,無非是影響位之路罷了。

    位,這種在凌正道看來微不足道的事情,對于林建政來說卻什么都重要,隨著手的權力越來越大,他也越不希望權力遠離自己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如此,林建政才對長興集團的現狀尤為重視,目前他對自己的要求是,成為最年輕的省會城市市長。

    正所謂成名要趁早,官場同樣是如此,誰在年輕的時候升職越快,未來的成也越高,反之十余年原地踏步,恐怕只能老死在一個位置。

    東嶺省臨山高新區的區委書記,對林建政來說,職位還是太小的,他還有更高的目標,為此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。

    這次來海,甚至在剛才的不久,林建政內心都是充滿希望的。可是現在他卻是盡是失望,難道真的要放棄長興集團,放棄位機會嗎?

    不能,絕對是不能的!

    林建政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,他知道現在如果自己不能把握好機會,那么以后恐怕沒有機會了,沈國榮和沈家會把自己活活壓死的。

    相凌正道,林建政的仕途之路似乎是更精彩一些的。他從一個地區副市長兒子到問題官員子女,那種感覺如坐過山車一般,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明白的。

    同樣在林建政看似一帆風順的仕途道路,其實也是幾經荊棘的。

    當然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因為每個人活著都不容易,無論好人還是壞人,窮人還是富人,其實都會遇到困難與挫折的。

    覺得別人活的一帆風順,只是因為你沒有在別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今天的林建政是有些失態的,原因是這些天來的腹背受敵,讓他的情緒很是壓抑,今天的失態算是一種釋放吧。

    不過如林建政的這樣的人,可不是輕易會低頭的,心情似乎已經調整好了。他拿出被自己關掉手機重新開機。

    接連數條的來電未接提醒發送到了手機,這些電話都是杜曉打來的。

    林建政遲疑著,準備要給杜曉回撥電話的時候,一個東嶺省的電話號碼卻先打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喂,紅姐,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嗎?”林建政接通電話,語氣顯得很親切。

    “小林你在什么地方?”電話另一端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我在海市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向省紀委舉報了你,說你涉嫌在青縣的水鄉青縣項目,與曲建安存在利益勾結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這突來的消息讓林建政有些懵了,曲建安對他來說,已經算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了,還有什么水鄉青縣項目,自己也早不在青縣了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紅姐,曲建安和建安集團的事情,不是早過去了嗎?怎么現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也不清楚,這事我是聽張希明說的,好像除了這事,劉雪琴那個瘋女人也被人找回來了,現在人在臨山市的救助站。”

    張希明原是東嶺省的紀委副書記,不過在東嶺省官場幾經地震后,現在的張希明是東嶺省的大哥紀委書記。

    說起來張書記算是一個較低調的人,隨之權力一直不小,可是大多時候都紀委辦公室處理內務,是一個幾乎與凌正道沒有任何正面交集的省領導。

    張希明可以說是最本份老實的省級領導了,按說以這位主要負責內部工作的副書記,差不多是沒有扶正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省紀委的一些領導,因為之前的諸多事情,也都是處分的處分,撤職的撤職,最后紀委大梁也只能由這位張書記扛了。

    如果說張希明之前在東嶺省官場有什么存在感的話,那是這位副書記是出了名的懼內。沒錯,張書記有個很強勢的老婆,《東嶺省報》社長主編兼d委書記于紅是張希明的妻子。

    《東嶺省報》是東嶺省的第一官媒,創刊于民國初期,其歷史意義也讓《東嶺省報》,具有一定特殊地位,社長于紅更是東嶺省為數不多的正廳級干部。

    林建政與于紅認識并不怪,因為林建政最初的仕途起步點在《東嶺省報》,他曾經是省報的編輯。

    幾年前,凌正道還在平縣任職的時候,因為省電視臺縣職高學生受辱跳樓不實報道事件,曾經跑到省電視大鬧了一番。

    那時候林建政與凌正道還是朋友,林建政為此也是聯系于紅,在《東嶺省報》發出相關評論為凌正道解圍的。

    往事不可追,現在兩個人已經不再是朋友了。林建政最不想提及的是往事,尤其是關于自己和劉雪琴的往事。

    那個貪婪且愚蠢的丑婦,對林建政來說是一場噩夢。

    次林建政遇到瘋癲的劉雪琴時,他正和李嫣然在一起,擔心劉雪琴這個瘋女子會對自己造成不好的影響,他私下找人將其送到了外省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劉雪琴怎么又回來了?這個消息讓林建政很是驚訝,很顯然神智瘋癲的劉雪琴,根本不可能自己返回東嶺省,除非是有人把他接了回來。

    聯想到有人翻舊賬舉報自己,林建政感覺到,這是有人想要趁機對自己動手了。

    “小林,你還在聽嗎?”電話另一端久不見林建政回應,便關心地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紅姐我在,你知道是什么人舉報了我嗎?”林建政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這個我不太清楚,張希明沒有說。不過你放心,一有消息我立刻告訴你,不過現在你必須馬回來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明天一早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還有你也別太著急,有我在你肯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紅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謝我做什么,只要你心里還有我這個姐姐行,我先掛了,明天見面再說吧。”說著,電話另一端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東嶺省委家屬區省領導住宅院落,一個風韻猶存,穿著一襲長裙的年女子收起了手機,回身返回了房間。

    這個年女子,是《東嶺省報》的社長于紅。雖然已經是四十多歲的女人,不過于紅看起來還是很顯年輕的。

    “這大晚的,什么事還要跑出去說。”客廳正抱著一本厚書的張希明張書記,見妻子走了進來,抬了抬眼皮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這么婆婆媽媽的,女人家的私事你也管?”

    于紅不耐煩地看了丈夫一眼,在她的眼里丈夫是個沒出息的貨,他張希明要不是官二代出身,累死也做不到今天的位置。

    張希明似乎對妻子的態度已經習以為常,索性又低下頭看起了書來。

    “我問你件事,是誰舉報的小林?”于紅開口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說了嗎?這是紀委內部的事情,不能隨便說的,我告訴你有人舉報林建政已經算違紀了,你不希望我也跟他們一樣違紀被查吧?”

    丈夫的這種小心謹慎態度,越發讓于紅不滿意,“真是一點兒男人樣子都沒有!”

    張希明似乎也是聽管了這種話,索性抱著書也不做任何的反駁。

    本書來自